首页 »

上海治安最好的区域之一,竟在上海数百公里之外

2019/9/11 19:30:22

上海治安最好的区域之一,竟在上海数百公里之外

黄山茶林场的茶叶、练江牧场的牛奶、上海农场的大米……可能很多上海人都不知道,这些与生活息息相关的食材都来自于上海在皖南和苏北地区的“飞地”农场。

 

在远离上海市区数百公里的土地上,有一群上海警察默默地守护着上海市民的“米袋子”、“菜篮子”。成立8周年的上海市公安局农场分局,探索独特的域外执法新模式,同样深度推进警务改革,110接警数与刑事案件立案数多年连续下降,当地群众安全感和满意度也持续攀升。

从听不到语言到熟悉所有人情况:上海最小的派出所多年刑案“零发”
 

2012年加入农场分局黄山派出所这个大家庭的上海小伙子李彬,是当地一名社区民警。

 

“在不到5平方公里的地方,310口人,超过三分之一都是离退休人员,70多个困难户,30多个孤寡老人。刚到这那会儿,连基本的沟通都是件难事儿,更别提开展工作了。”李彬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到这里反而成了一名“外来户”,初到黄山农场派出所的他完全不适应农村的生活环境,“刚开始有些语言上的障碍,安徽方言说慢点儿能勉强听懂。”


过了语言这关,李彬就开始忙活人口信息的采集等工作了,“这边的老人家文化程度都比较低,我们都是挨家挨户讲解。”在社区警务工作推广的时候,李彬借用这个契机,加强对社区的走访工作,经过挨家挨户的实地走访,从知面不知名到报名字便知道其家庭情况,他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辖区居民也从一开始的陌生,到现在把他当作自己人了,“大家见面都叫我小李,可亲切。”

 

几年的社区服务工作,也为李彬圈了好些“粉丝”。独居在黄龙队的孤老余少彬,去年冬天因大雪天气温低而得了重感冒,卧床不起,李彬得知情况后,像照顾自己的父亲一样,帮老人买药、送饭。那以后,余老也成了李彬最牵挂的人。

 

“今年春节,小伙子又来给我帮忙了!不放心我一个老头子,大雪天花了大半天时间才把门前的积雪给清除!”对余老来说,这份温暖的警民情谊,足以抵御整个寒冬。李彬说:“有些老人的孩子远在他乡,现在我就是他们的孩子。”

 

尽管是上海最小的派出所,但得益于社区警务工作做的扎实,黄山农场派出所自农场分局成立到现在没有发生过一起刑事案件。

巡山民警一年走坏7双鞋,还被蛇和蚂蝗咬:“不疼,只是流血”
 

架着一副黑框眼镜,皮肤黝黑的陈振宇是一名黄山农场派出所巡逻民警。方圆4.4平方公里的辖区里层峦叠嶂、万壑绵延,山区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治安形态,决定了黄山农场派出所巡警的主要工作任务不同于上海其它派出所。

 

巡山,就是其中一项重要的日常工作。“说来简单,但这可不是一件轻松的活。”由于山路崎岖,陈振宇大多数时候只能徒步巡逻。每天25个必要巡逻点,早中晚各巡逻一次,驾车行驶80公里,徒步超过3公里,仅仅是警用皮鞋,陈振宇每年就要走坏7双。

 

“山上还有蛇和蚂蟥,我最多一次被咬了4口。开始也有点怕,慢慢的也习惯了,还好只是流血并不疼。”陈振宇告诉记者,在山区巡逻一年四季有不同的巡山重点。“山区夏季多雨水,我们要定期查看净化设备运转情况和出水的水质,保障茶林场用水安全。春季主要防采茶保护国有资产,到了秋冬季,又是非法狩猎、砍伐林木的高发期,此时森林防火也是重中之重。”

 

巡山,很多时候是一件枯燥的“体力活”,又时常伴随着各种危险,但陈振宇想到自己守卫的是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承担着防范森林火灾的重任,肩负着巨大的使命和荣誉,就让他感到振奋。

爸爸是手机里的人,孩子不愿让他抱
 

因为工作地远离上海市区,对于初为人父的80后民警顾登峰来说,对妻儿的挂念成了他最揪心的事。“上礼拜周末回到家里,想抱抱女儿,结果孩子居然认生,哭闹着不让我抱,当时心里真的五味杂陈。”

 

但多年的社区工作与社区的邻里间的情谊渐渐将顾登峰的心沉淀下来,“和这些老人在一起,你会发现其实他们就像孩子一样,很可爱。”

 

顾登峰所在练江农场派出所辖区内老年居民多,防电信诈骗就成了民警工作的重点。

 

“早几年,有位老人就收到了一封信件,说自己中奖了,忙找到我咨询如何兑奖,”在经过仔细核实之后,顾登峰发现老人被骗了,“当时告知老人家,他还是有点半信半疑,不过后来我分析给他听,翻阅网上的材料给老人家看,老人才恍然大悟。”

 

在练江派出所的这些日子,这样一些看似琐碎的小事成了顾登峰的日常,也就是这些所谓的“小事”,帮了居民群众的大忙。

 

工作间隙,他主动带领辖区的老年义务巡逻队加强辖区的巡逻工作,教授巡逻队员防范知识,并且通过他们向辖区的居民群众推广,加强了“邻里守望”的工作,为辖区的安全防范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有失有得吧。虽然我们离家远,孩子也还小,两周回去一次,对孩子来说我是手机里的爸爸。但在这里,我也有‘家人’。”顾登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