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云】哈文:我也会吐槽春晚

2019/9/11 19:30:22

【风云】哈文:我也会吐槽春晚

春晚,是中国人过大年不能忘记的一种味道,它承载着中国人太多的记忆、感情、愿望以及梦想。2015年的春晚虽然还是熟悉的味道,众多“第一次”让今年的春晚有所不同,但也再次遭遇网络吐槽。

 

回应舞美简陋:没有做更多投入

 

2014年10月27日,哈文正式被任命为2015羊年春晚的总导演。这时候,距离羊年除夕只有不足4个月的时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哈文表示,希望做到问心无愧。

  

记者:你觉得作为总导演,你要去突破的一个坎是什么呢?

  

哈文:我在想其实今年因为我们自己大概开始创作的时候就有一个想法,就是我们一定要就是能够做一台合家欢的这样一台春晚。那么今年我们接到的任务是,第一是节俭,第二还要创新,第三还要开门,就是很多因素在里面的时候,我们今年的发力点是在内容上,重点是发力在内容上……春晚结束了,大家也看到了,我看了网友的评价,说你们怎么舞台那么简陋啊?

  

记者:大家看的舞台很小的样子?

  

哈文:嗯,说很小的样子,然后什么什么,其实我们今年重点就没有在舞台和舞美上投入更多的精力。

  

哈文:春晚总导演要有强大的内心

  

春晚正式拉开大幕前经历了6次联排,每一次联排都会有一些节目因为各种原因走不到最后的舞台,联排时人们热议的“四美图”和“致青春”组合的节目就与春晚失之交臂。

  

记者:2月11日你发了一个朋友圈,你说如果我有一颗玻璃心的话,我早就稀碎一地了。

  

哈文:对对。

  

记者:为什么当时会用这种形容来表示你的情绪?

  

哈文:这是一个很正常。因为我其实按理说我不是特别容易发这种感慨的人,但是那个时候的确是觉得,因为有的时候好多节目跟自己预想的也不一样,而且还有一些跟自己最后想呈现的东西也有不一样的……因为春晚它不可能说进了联排就一定保证能够上春晚直播,如果能保证,那个联排的意义就不存在了,对吧,它的确是在不停的打磨,不停的调整的过程当中,然后来一步一步的最后来做一个完整的呈现。

  

记者:这些节目你们要投入很多的心血,跟他们说再见的时候,那一刻心情是不是很复杂?

  

哈文:特别舍不得。我在微博上发过一个,我说手心手背都是肉,是因为每一个节目我们,就像自己养的孩子一样,就每一个孩子都会爱的不行,你说这个我怎么可以抛弃掉,那个我怎么可以抛弃掉。但是当你必须要做取舍的时候,还有一个是很多东西我们自己也很为难,也很纠结。

  

记者:在这个为难过程中,需要一个春晚总导演去做什么,那个时候你能做什么?

  

哈文:就是强大的内心,然后摒弃掉所有的东西,就是不用去顾及很多,就是只想着那既然决定是这样了,那么我们只有去执行。

  

哈文:请大家原谅沈腾的口误

  

春晚的影响力经常会以想象不到的形式表现出来。开心麻花表演的反腐小品《投其所好》中,演员沈腾口误,将“拒绝黃拒绝赌拒绝拍马屁” 说成“拒绝黃拒绝赌拒绝乒乓球”,引来观众一片争议吐槽,甚至包括王皓、马龙在内的众多乒乓球国手也在节目播出后表达了不满。

  

哈文:这个春晚观众太多了……尤其是大家又都拿着一个放大镜看你的时候,你就容不得有一点点的瑕疵,或者有一点点的稍微的不注意。沈腾他们这个作品,因为他一直在不停的改,就是怎么能把这个东西能改到最后……六场联排,他其实就相当于在一个主题下演了六遍不同的小品,所以我觉得肯定是他这个说错了,也请大家原谅,因为很正常,他词儿都不是特别熟,因为没有办法压死。因为这个地方提出来稍微要修改一点,那个地方提出来要调整一下,他都会马上要记住。

  

哈文:联排时在观察观众的反映

  

据报道,2015年春晚电视观众规模达到了6.9亿人,在全国收视份额占到69.4%。在这些数字里面,仍有不少吐槽和质疑。

  

记者:你自己看自己的节目的时候会挑剔吗?

  

哈文:其实我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看过一遍完整的播出,因为我一直在工作观众状态。脑子里没有作为一个观众去看这个节目。我们当时联排的过程当中,我们其实都在看观众的反映。

  

记者:观众看节目,你们看观众?

  

哈文:对,是的。其实这就是创作者和观众的不同,你比方说我要是做观众的话,之前我没有做过春晚的时候,我在做观众的时候,我们也会很挑剔,真的也会很挑剔。因为我觉得那你做给我看,你就得让我满意,这是很正常的,我觉得这个观众也没有问题。

  

记者:你也会吐嘈春晚吗?

  

哈文:对对,一样的,真的是会的。

  

哈文:如果明年还执导春晚“会哭死”

 

已经执导了三年春晚的哈文,对于春晚这块“烫手山芋”,似乎有着复杂的情感。

 

记者:之前的媒体报道过,说2012年的春晚之后你曾经说过我再也不想导春晚了?

  

哈文:那不是媒体,那就是咱们的《面对面》,就是侯丰问我的,他说你愿不愿意去做,我说你要问真话,我肯定不愿意做。这是你要问我发自内心的,我肯定是不愿意做。但是因为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我也没有办法。

  

记者:那如果此时此刻我又问了你,说你还要做吗?

  

哈文:那我当然肯定还是这样的话,如果服从我本心的话,我肯定是不愿意再做了。

  

记者:是因为那些压力还是因为什么?

  

哈文:压力是这个职业本身就有压力,这个倒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说它的确是太累了,太辛苦了,然后会把你整个人的生活的节奏都变了。

  

记者:你的节奏当中被拆掉的那个环节最重要的是什么?

  

哈文:就是你无法控制你自己的生活的感觉。

  

记者:所以可能会有一些人看完了我们的春晚面对面之后,说明年还应该是由你来执导春晚的。你害怕吗?

  

哈文:我会哭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