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通”洪博培赴任美国驻俄大使 美俄关系拨云见日?

2019/10/10 1:21:02

“中国通”洪博培赴任美国驻俄大使 美俄关系拨云见日?

莫斯科时间10月3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克里姆林宫接受20位新任驻俄大使递交国书。在这20位大使中,美国驻俄新任大使乔恩·亨茨曼(中文名洪博培)最为引人注目。

  

从10月2日抵达莫斯科,至10月3日正式递交国书,间隔不到40小时,没有丝毫耽搁,可谓马不停蹄。乔恩·亨茨曼到莫斯科走马上任的第一步走得极顺。似乎,俄方要通过这种“快速通道”的礼遇让乔恩·亨茨曼充分感受到善意,为乌云密布的俄美关系带来一缕轻风。

  

大使or生意?

  

乔恩·亨茨曼于10月2日一大早偕夫人抵达莫斯科,接替9月28日离任的前任美驻俄大使约翰·特夫特。抵达莫斯科当天,乔恩·亨茨曼就向俄罗斯副外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递交了国书副本,双方还就俄美关系中的紧要问题进行了面对面沟通。

  

现年57岁的乔恩·亨茨曼今年3月同意了特朗普对自己的提名。7月18日,白宫宣布特朗普拟提名前美国驻华大使、犹他州前任州长乔恩·亨茨曼出任美国驻俄罗斯大使。7月20日,俄副外长里亚布科夫对媒体表示,美国驻俄罗斯大使候选人乔恩·亨茨曼是“极佳人选”,莫斯科已经同意。9月26日,美参议院外交委员会批准了乔恩·亨茨曼的驻俄大使身份。两天后,参议院一致同意了特朗普对乔恩·亨茨曼的大使提名。

  

据俄罗斯独立电视台报道,乔恩·亨茨曼出身于富商家庭,其家族企业在苏联解体后很早就进入了俄罗斯市场。在上世纪90年代,俄罗斯大幅提高对外国企业的税收和罚款,乔恩·亨茨曼家在俄的公司缩小了业务规模。1994年,作为公司副总裁的乔恩·亨茨曼曾抱怨说:“我们曾确定目标,要在苏联为创建繁荣的自由市场创造条件。但是现在,那里的局势太复杂了,我们很难继续在那里做生意。”尽管如此,截至目前,乔恩·亨茨曼家在俄境内拥有包括颜料工厂和聚氨酯工厂在内的6家企业,在乌克兰东部的顿巴斯也拥有多家企业。

  

美国能源部前任部长助理查尔斯·麦康奈尔在接受俄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乔恩·亨茨曼在商业领域与俄罗斯的合作经验,是其工作中积极因素。麦康奈尔强调,了解如何与其他国家建立商务关系,有助于开展工作和秉持公正,这正是商人和政治人士的区别所在。他认为,乔恩·亨茨曼在管理与俄罗斯有联系的石油公司方面积累了经验,这种国际化的经验对美国政府和国家都有利。

 

来者不善?

  

乔恩·亨茨曼现在的“俄罗斯印象”又是如何?俄罗斯媒体注意到,在奥巴马总统时期,乔恩·亨茨曼曾明确反对美俄关系“重启”。他认为奥巴马对俄罗斯抱有过多幻想,幻想俄罗斯可以成为美国的合作伙伴,但实际情况远非如此。

  

2014年春,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后,乔恩·亨茨曼曾严厉指责俄罗斯。在参加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共和党内初选辩论时,乔恩·亨茨曼也曾言辞激烈地批评俄罗斯。在出使俄罗斯之前,乔恩·亨茨曼一直担任大西洋委员会主席,这是一个聚集了众多军界和外交界反俄人士的智库。

  

在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9月19日的提名听证会上,乔恩·亨茨曼明确表示:“毫无疑问,俄罗斯政府肯定干涉了美国去年的总统大选,而且还在继续对我们朋友及盟友的民主进程施加影响。”

  

但在强调“莫斯科是华盛顿最严峻的外部政治威胁之一”的同时,乔恩·亨茨曼也清醒地认识到,必须正视莫斯科在解决一系列国际问题上的作用,并找到与莫斯科的接触点。他表示,在解决一些全球问题的过程中,美国除了与俄罗斯互动别无选择。他提出,美国将与俄罗斯讨论反恐、军控以及核不扩散、叙利亚等问题。

  

乔恩·亨茨曼说:“美俄关系虽然很复杂,但也很重要。美俄关系缓和之路要通过乌克兰,要落实明斯克协议……我们应该坐到谈判桌前,寻找共同的基础来解决问题,让两国关系进入新的阶段。”

    

换手如换刀?

  

有俄媒体在细数了亨茨曼在任美国驻华大使期间的一些作为后,称其为“颜色革命专家”。持这种观点的人猜测,2018年是俄罗斯大选年,亨茨曼此行或许肩负着某种“特殊使命”。对此,俄联邦委员会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科萨乔夫表示:“亨茨曼是一个务实主义者,他未必会把很多时间用于‘俄罗斯的重建’,也不一定会给示威者‘发饼干’。”俄联邦委员会委员阿列克谢·普什科夫则认为,“亨茨曼绝对不可能是个鸽派”。

  

对于乔恩·亨茨曼的到来,俄媒体称其为“没有幻想的外交官”“规则意识极强的人”,但对俄美关系以此为新契机转圜持非常谨慎的态度。

  

这种态度不无道理。虽然乔恩·亨茨曼作为大使可能会为俄美关系做些事情,但当前的俄美关系总体还是受美国国内政局的强势制约。当前,特朗普无法摆脱“通俄”的原罪,无法挣脱传统势力反俄的“紧箍”,纵使他有七十二变,也难跳出美国上上下下反俄的“五行山”。

  

同时,随着2018年的临近,普京“进退未明”。为了确保选举期间俄国内社会稳定,普京或许更需要一个“适度紧张”的俄美关系。

  

这样一来,乔恩·亨茨曼这位美国外交界的“老大使”遇到俄美关系这个“老大难”问题时,很难做到“快刀斩乱麻”,也很难让俄美关系顷刻间拨云见日。